今天是: 三秦游 | 意见反馈 | 网站投稿 | 上传图片 | 资源搜索
陕西民俗风情
旅游资讯 | 历史文化 | 陕西民俗 | 图片美景 | 旅游线路 | 文化三秦 | 旅游视频 | 文化游 | 专题 | 租车 | 导游 | 评论
陕西名人 | 陕西知道 | 陕西美食 | 宾馆酒店 | 旅游攻略 | 陕西景点 | 景点门票 | 旅行社 | 特产 | 精品 | 论坛 | 团购
首页 | 陕西历史 | 西安历史 | 宝鸡历史 | 咸阳历史 | 铜川历史 | 渭南历史 | 延安历史 | 榆林历史 | 汉中历史 | 安康历史 | 商洛历史 | 杨凌历史
2014陕西旅游年票网上订购
您的位置:首页 > 陕西省历史文化列表 > 正文

荔枝道西乡段子午镇古道遗迹考察记

2016-10-24 14:50:08  来源:汉唐网  进入论坛  查看/发表评论

  2014年9月3日,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
  随着“荔枝道”西乡段“秦蜀古道”文化遗迹考察工作的启动,沉寂千余年的“荔枝古道”历史旧貌将被渐次揭开,一段沉睡的历史即将被唤醒!
  早上,刚过7点,清爽、娇艳的晨光依然扑面而来。省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赵静一行四人,经过了一夜的休整,轻盈盈出了电梯,步入大厅。我和西乡文物旅游局的副局长刘兴斌快步迎上,大家虽然都是老熟人了,但仍然少不了“一路辛苦!欢迎!”之类的一番客套。
  大厅外,夏末早秋的清晨,一行客人神清气爽,显然是被陕南清新的空气“醉”到了,一路说笑着进了小吃店。早餐嘛,大家首选了雅称“汉中料理”的汉中特色小吃——“菜豆腐+热面皮”。
  吃罢早餐,2辆车,鱼贯出城,带着亢奋、充满激情,一头扎进了“秦蜀古道”之一的“子午道”南段的一个重要节点——西乡县子午镇,开启了“荔枝古道”的考察之旅。
  出县城东北向,沿木(牧)马河北岸,过白龙塘镇,翻朱家垭,乡村道路多穿沟越岭,时而坡陡弯急、时而临崖趋窄,时而豁然越谷。
  一路蜿蜒,常年身居大城市的知识精英、专家学者,无不被陕南秀美、清新的山山水水所折服。疾驰的车上,智能手机、专业数码相机咔嚓、咔嚓的抢着镜头,忙个不停。时不时的,手机都变身成摄像机了,深怕车速过快,错过了眼前美景,赞叹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行至段家营汉江河口,宽阔的江面上,三五成群的白鹭,时而低掠江水、时而展翅翱翔、时而驻足沙洲,两岸的灌木密林郁郁葱葱。疾驰而过的汽车不时惊起林间飞鸟,扑棱棱弃枝翱翔,树丛中觅食、戏耍的野兔急匆匆换洞隐藏。
  段家营大桥对面的桥头上,子午镇分管文化工作的人大主席戴庚富、副镇长陈世国、文化站站长江义斌,三位土生土长的乡镇干部(邀请的向导),正驻足迎候。
  桥左,百米开外的江岸边,一座秀丽的新农村小镇拔地而起,中西合璧的二层农家别院、“视、听、读”一体的新型文化站、文化广场成为集镇最大的亮点。
  江边一艘小渔舟靠岸了,小伙子一手拖着渔网,一手提着大塑料桶,轻快地走向农家乐小饭馆。饭馆门前的树影下,汉江鲤鱼、鲫鱼、白鲢、黄刺骨(黄辣丁)欢快地在池水中翻腾,像是刻意在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
  过了小镇,沿江边公路蜿蜒上行,星罗棋布的古朴农家小院,白瓷贴面、红脊瓦人字顶的二三层砖混楼院,掩映在绿树参天,回环蜿蜒的汉江两岸。不足3公里的大路右侧,一座外墙经过修补的唐兴寺(图一)古刹,显得格外醒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一:段家营古刹——唐兴寺


  汉江自黄金峡出来,交子午河转折西行,经段家营直达西乡县的三花石、七星坝、老渔坝,江面渐次开阔。临江的大片玉米地里,油绿的叶脉间挂满了丰硕的玉米棒子,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美中不足,地中间几处玉米的长势,却差强人意。问其故,向导们不约而同道:相传唐兴寺始建于唐初,其规模直抵江边,殿宇、房舍近百间,香火旺及方圆几十里。至明万历年间,只因意外失火,昔日恢宏的唐兴寺,顷刻间化为灰烬。历经千年磨难,现仅存三开间二明厦的小殿一座,寺内残留下乾隆年“蠲免夫役盐课德政碑”、唐兴寺地界碑、重修唐兴寺碑,一对石狮子(底座刻有铭文,为防盗失,由信众浇筑于地基下而不得识),清冷的孤守在残殿前。大殿后面的山坡上,至今尚存数十座坟茔。相传明清时期,匪寇为患,唐兴寺僧人被匪贼屠戮。匪患后,周围信众敛其残骸,葬之殿后山坡,后世寺院僧人圆寂,亦多入葬后山。
  老渔坝,即老茶镇,原名茶溪湾,今名七星湖。位于“三线”建设中的石泉水库淹没区上游,与段家营、七星坝、石泉水库等连成一线。相传,汉王刘邦率众路过此地,人困马乏,号令停歇,遂向村中一老者讨水喝,问其地名?老者转身回屋,缓步抱来先前冲泡好的一罐茶和一摞土陶碗,一边倒茶,一边回曰:“茶溪湾”。汉王口渴难耐,未及谢过老者,捧碗即喝,一口热茶入嘴,先觉茶香浓郁,咽喉顿觉醇厚,甘甜爽口,精神为之一振。回望村落,人丁兴盛,舟车络绎不绝,沿江茶肆货栈林立,一派市井隆盛之象,顺嘴说了一声:还是叫“茶镇”好。老者世居于此水陆码头要冲,见多识广,但见刘邦气度不凡,众随从亦多随和无骄纵之气,想必此人大有来头。闻听此言,亦觉“茶镇”相比“茶溪湾”大气,“茶镇”之名因之流传。
  自秦王朝创建统一的封建中央集权政权开始,迅速建起了全国范围的交通和通信网络。以秦都咸阳为中心,“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滨海之观毕至”(《汉书?贾山传》)。而作为秦朝道路主干网的“驰道”,则更为壮观,“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锥,树以青松”。一步为5尺,50步合今25丈(约80米),10米左右就栽一棵青松,一路绿影婆娑,十分美观。这样的大道遍布全国,其中的古子午道,亦开辟于此时。秦亡之际,“沛公”依楚霸王项羽令“就王汉中,都南郑(今汉中)”。《史记?高祖本纪》有载:“从杜南入蚀中”。《史记集解》云:“蚀,入汉中谷道名。”杜,为秦之杜县,今西安市南的杜城。即由杜县之南进入秦岭前往汉中。同时,东汉摩崖石刻《石门颂》有载:“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就是说,楚汉相争之初,“鸿门宴”后,汉王刘邦被迫由灞上去南郑就汉王位时,走的即是子午道。《水经注?沔水》亦把张良护送刘邦去汉中途中烧绝的栈道,指为池水上源,子午道上的“蓰阁”,池水,即直水,又名“池河”。
  唐兴寺、子午镇、三花石、茶镇等,地处秦岭南坡余脉,汉江、子午河于此交汇,蜿蜒回环,地当水陆交通要冲,自然就成为供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员,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重要驿站。尤其是唐兴寺,周边地势开阔,东去3、5里至白沙渡(子午河与汉江交汇处),溯黄金峡、酉水、龙亭,可直入汉中平原;去西南下游2公里,西渡,由碾子沟,过仁义村,越天池山,溯木马河,直达西乡;顺江直下约6公里至三花石,约10公里即达老渔坝渡口(老茶镇)。
  1987年10月,村民在汉江北岸的西乡县三花石大五郎村发现水毁汉墓一座,出土汉代“五铢”钱3枚、青铜短剑残块数截,其余零星的汉砖、汉墓多淤埋于库区。
  从现存碑刻记载来看,唐兴寺的始建年代大致在唐初,但是,依周边环境及所发现的零星汉墓、汉五铢钱、残青铜短剑等遗物来看,其于汉代设立驿站的可能性极大。此后,随着佛教在此间的兴起,《唐兴寺地界碑》(清乾隆四十九年)关于周边肥沃的寺院田产等记载,成为其兴衰繁盛的有力证明。傍依驿站,兴建佛教寺院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之势,二者也因此相因成势。
  临江眺望,追昔抚今,昔日唐兴寺北临汉江,舟车、商贾云集,往来熙熙,盛况空前。驿路古道上驿马飞驰,荔枝飘香的画卷不时袭入脑海,金戈铁马之声隐于激荡的滔滔江水不绝于耳。但见“却恨妖容幾丧国,荔枝飞骑不沾尘①。”“忆昔南州使,奔腾献荔枝。百马死山中,至今耆旧悲②。”现如今,子午河上,波光粼粼,鹭燕翱翔,渔舟荡漾。
  由唐兴寺沿子午河南岸东去,放眼即见子午河与汉江交汇处——白沙渡(图二)。惜因此路十多年前废弃,未加养护,多处路段塌陷,已不可行,只好随向导返回段家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二:段家营唐兴寺东临江远眺白沙渡

  段家营,即为汉江、子午河、西乡县城之间重要的水陆码头。旧时,过渡船西南而行,自碾子沟、仁义村,越天池山,经朱家垭至白龙塘、白(别)家坝、乔山,直达蒿坪山之阳的洋州西乡县(隋唐时期县治在今西乡蒿坪山之阳的四季河一带③)。
  头顶正午的烈日,一路颠簸,穿岭过溪,驱车于蜿蜒的山间公路,走走看看,清早吃的那点西乡料理,早已消耗殆尽,镇上干部考虑到专家的到访,特意安排的工作餐加了一道汉江水滋养下的红焖黄辣丁。虽有鱼无酒,仍不失清新淡雅,味美爽口。餐间,赵院长不失时机地与向导、镇上的老人们闲聊,询问有关子午道、荔枝道上的遗存情况,以及应该注意的遗物、遗存的特征,为后续工作做准备。
  吃罢午饭,考察队一行由段家营汉江大桥东头顺江南行,约1公里,过小桥左转,东北向越七里沟,绕子午河南岸,过王家坝,至罗家坝涉漫水桥,达洋县桑溪村,再沿子午河北岸回折,西行十余里,到达西乡子午河与洋县黄金峡交汇处——白沙渡(见图三,沙洲左为子午河、右为汉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三:白沙渡江心沙洲

  驻足伊始,后面赶来2位骑摩托车的西乡羊贩子。羊贩子熟门熟路,招呼来精壮的老艄公。这一片区域,西乡、洋县两地村落交错,领路的乡镇干部因时常下乡的缘故,和艄公也是自来熟,三言两语,说明来意,艄公招呼大家,齐上摆渡机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四:乘舟远眺子午河右岸崖壁图

  轰隆隆,摆渡机船启航了。把羊贩子直接送到对岸,考察队沿江心顺流急转,进入了两条河冲积形成的江心沙洲地带。远远地,左侧子午河岸边崖壁的水线上方,呈现出明显的崖路——“古道”走向。
  由江心沙洲顺流直下,约半公里。艄公转舵,找准子午河南岸边的岩石平台,稳稳地停靠。
  纵身上岸,大家既充满性奋、喜悦,又怀揣细心、慎微,沿着水线上方岩壁崎岖的罅隙,来回探察了约1公里,平坦处最宽约2米有余,窄处仅仅容行走(见图五)。历经千余载沧海桑田之变,多处岩壁塌陷、风化侵蚀严重,古道遗迹已不甚明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五:子午河南岸水线上方古道遗迹探寻图

  向导介绍:沿河南岸的半山腰上,七八十年代修建的通乡公路,废弃才不过十来年,竟然车不通、人不往,坍塌的不成样子,更何况千余年前的古子午道了。
  从水线上方岩壁间尚能勉强走人的现状,以及断续的古道大致走向来看,作为历史时期古驿道通行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加之,子午河与汉江在此交汇,河面渐宽,水流渐缓,沿途河道上至今多见木质便桥、列石跳桥、漫水桥,骑马涉水更不成问题。
  由于没有寻找到更有力的古道遗存,大家探寻古道遗迹的兴头难免有些低落。原路返回,再经罗家坝,驱车3、5公里,终于到达民新村,即原西乡县子午镇政府所在地——古子午道上的一个重要节点。
  子午镇,即“南子午道南口”,西南距西乡县约58公里处。子午道,开劈于秦代,是秦汉以来,自古长安城南,出子午谷南行,翻越秦岭通往汉中、安康以及巴蜀的一条重要驿道。
  子午道,因穿越子午谷,且从长安南行开始一段道路方向正南(午)北(子)向而得名,但就子午道全线而言,并非是正南正北的走向,其中自秦岭正脊就稍折西南,其后又转为由东南向西北的方向。尤其是,子午道秦岭中的一段路线,在不同历史时期走向不一(见图六),最后一段基本上转为东西方向,即过子午道南口、绕黄金峡,经金水镇、酉水镇、龙亭镇、洋县,进入汉中平原,全长千余里。其中,穿行于山间的谷道占80%以上,且道路崎岖,沿线人烟稀少,汉代全线沿途尚无一个县级行政单位,西晋至唐代仅有石泉县(今石泉县东南30里的马池镇附近)。因而,物质供应和安全保障存在诸多困难,致使此道利用率较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六:子午道新旧道路变化图


  在子午道新、旧线路上留下的古道遗存、遗迹较为丰富,主要有:子午谷入山口数里的拐儿崖“石梯”、南子午河两岸石壁上的多处石台阶路、古桥栈孔、河中巨石上题刻的杜甫《玄坛歌赠元逸人诗》、《金可记传》题记、附近高崖上的“万福之□”摩崖题刻、喂子坪以南保存完好的近百米石片垒砌路面、栈桥遗迹、红树嘴栈孔、阴砭子延续69米的成排栈孔、千佛崖栈孔与栈道等遗迹。
  西乡子午镇,地当三县(西乡、洋县、石泉)交界的水陆交通要冲,历史上曾几易归属(西汉时划入安阳县,蜀汉时复归南乡县,西魏时划归黄金县,隋大业二年复归,民国时划归石泉,建国后复归本县)④,因而,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子午镇成为西乡县东北部重要的军事、交通、商贸及地方管辖的重镇。
  东汉安帝初年,甘肃、青海羌族聚众起义,占领四川北部、陕南西部,褒斜道与古道因之断绝,子午道遂替代而辟成国家驿道。至三国魏正始五年(244年),魏大将曹爽率步骑十万余伐蜀,兵由骆谷道、子午道并进。魏景元四年(263年),魏将钟会率十万大军,分从斜谷、骆谷、子午谷三道伐蜀。
  唐代天宝年间(742~756)开辟“荔枝道”,南子午镇,即西乡子午镇,以北利用的是子午道新线路;以南则离开子午道,经西乡、镇巴至四川涪州,成为继金牛道之后由秦入蜀的另一捷径。
  据《大唐久典》记载,唐朝的驿站制度主要沿袭汉制,在全国各地被称为官道的主要交通线路上,每间隔30里设一处驿站。而从被学术界公认的“荔枝道”的基本情况来看,把采摘下的荔枝带叶密封于竹筒中,土法保鲜,防止途中挤压和偷拆,然后装笼上马。二十里一换人,六十里一换马,紧鞭急蹄,日行500里加急,四五天送到长安。无疑正应证了“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驿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旧唐书》、《新唐书》史料所载,从涪陵至长安,全程1000多公里的官道之说,丰富了晚唐诗人杜牧对荔枝道运送过程的真实描述:“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由此,结合西乡子午镇、段家营唐兴寺等地理区位实况,子午镇、唐兴寺等,自然就成为子午道以及“荔枝道”上的重要驿站和节点之一。
  至北宋时期,子午道仍为商旅由长安通往洋州(洋县、城固、西乡等)、金州(安康)的主要道路。“承平时,商旅由子午道入洋州之路”(《续资治通鉴》)。南宋时,石泉马池镇以西的子午道旧线,成为从西北边境经汉中、安康、襄阳等,通达都城杭州驿道的重要通道。
  自“明洪武年,始置子午镇,设巡检署”⑤。“熹宗天启七年(1627年),瑞王朱常浩溯汉江赴汉中就任,沿途州县均设供帐。(西乡)知县徐汝正念本县民穷,于茶溪滩(老渔坝)架小船简迎,遭瑞王随从鞭打辱骂。百姓上船保护,人多船翻,徐溺死,民祀于城隍庙”⑥。“崇祯七年(1634年),农民军张献忠等十三营活动于兴安、汉中一带,入西乡者二三万人。十二月,各路农民军于陕南会合,一部与明参将罗于萃激战于县境子午河”⑦。清康熙年,图海率军由子午道出汉中,迎击盘踞汉中的吴三桂叛军。⑧
  相比子午道新旧线路上留下的古道遗存、遗迹而言,子午道南口以南线路,即“荔枝道”西乡段,则相对较少。除唐兴寺、大五郎汉墓(出土有汉五铢、残青铜短剑,均藏于县文物库)、西乡白勉峡铧炉村的古栈道遗迹、罗镇司上田坝村古栈道遗迹外,原子午镇政府院内的三通明代诗文碑(《春山行》、《马前铜笛》、《汉江舟行》),则尤显珍贵。1988年10月,陕西省第二次全省文物普查期间,曾对三通明代诗文碑做过详细的记录。可惜,至今时今日,原碑却早已踪影全无。
  在子午镇政府旧址逗留小憩,猛见厕所旁空地上躺着一通圆首石碑,扫除泥土,仔细探察,发现其大小、形制,特似《汉江舟行》碑,只是碑文全被破坏,竟然字迹全无,成为废石板一块。
  说到此处,同行的镇干部面露难堪。原来陈副镇长早年的还只是子午乡广播站干部,《汉江舟行》就碑嵌铺于广播站门前的房檐坎上,字口朝上,由于缺乏文物保护意识,时常被用作砧板,日久天长,诗文碑竟成石板,失去了原有的文物价值,实在令人痛惜!
  而据两位镇上干部回忆,另外的二通碑《春山行》、《马前铜笛》,因镇政府在旧址上翻建,无人重视,拆下的诗文碑被丢弃,填埋于河边滩涂,至今下落不明。惋惜之余,又饱含希望。
  回望子午镇,伴随着乡镇撤并,新农村建设步伐正快速推进,眼前的子午古镇已今非昔比,砖混结构的崭新民房鳞次栉比,古朴的特色民居日渐消失殆尽,给子午古道西乡段荔枝道的考察蒙上难于述说的痛楚。
  酷热的太阳快要落山,大家的情绪也随着低落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两位镇干部难为情地说:有村民说在子午河上游官田村一带的河边岩壁上,曾见到过联排的像是人工开凿的石洞,不知道是不是专家说的栈道孔?
  闻听此讯,犹如一声平地响雷,把大家从失望的情绪中拔了出来,引发了大家探寻古道遗迹的性奋之情。
  官田村,位于子午镇东北角,子午河上游约5、6公里处,西接洋县桑溪镇桑溪沟村、东北接石泉县金盆村。由于不通公路,镇干部组织村上得力的摩托车“骑手”,载着赵静副院长、遗产院的帅哥小马和我,出民新村(子午镇政府驻地),下子午河滩,沿着子午河右岸崖壁,在不足尺宽的山间小道上,骑手颤颤悠悠,搭乘着考察人员在两旁树梢的剐蹭、扫打中,一路惊恐的“飞驰”……
  转过大湾,崖壁上崎岖的羊肠小道已被洪水冲断多处。停车找路,推车越过沟壑。再走,河滩渐宽,可是砂质的河岸经过一个雨季的肆虐,已然沟壑纵横。河岸成熟的花生地、玉米地连同地边的小路,均被冲毁的七零八落,几户庄稼人都在忙着捡拾裸露的花生。
  眼看天色渐暗,而距离目的地官田村尚有3公里多的路程,加上过河、搜寻、返回集镇,时间明显不足。大家望着冲毁的断路,除了叹息,只好把仅存的希望留给来日!
  回到子午镇上,宁静的小镇被摩托车的轰鸣声打破,犬吠之声顿起,夜幕已至。
  简单的工作晚餐间,大家各抒己见。赵静副院长从文化遗产保护与新时期农村产业发展、经济结构转型与原生态保护、环境保护等方面,如何实现有效利用、合理开发,推进新农村建设等进行了科学分析、外地文化遗产保护的成功经验介绍,进一步强调了加强乡村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现实意义。陪同的镇干部、老乡,怀着对专家、学者对本土乡情、乡史的了解,越发增加了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的浓郁情感和责任,感慨万千。
  临别之际,刘兴斌副局长把找寻诗文碑、子午河古道栈孔的任务拜托给镇村干部。
  就此,一行人带着疲惫和失落,留下少许的希望,沿着黢黑的山路回城休息,为次日即将进行的南线——白勉峡铧炉村古栈道遗址、高川父子关茶马古道遗迹考察作准备。
  考察后记
  2个月后,即2015年元月的一天,镇上人大戴主席打来电话,报告了他们最新的发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
  《春山行》碑(图七)找到了,并一同发来子午河上游官田村古栈道栈孔(图八)的照片。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算是对前次不够理想的考察的一种补偿和完结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七:子午镇明代《春山行》诗文碑

  接到消息不久,碰巧,赵静副院长再赴汉中考察。闻听此讯,欣然应邀。
  在等候赵副院长的那个上午,为了更充分地了解子午镇的历史,请来了八十高龄的杨老先生。老先生生于斯,长于斯,曾任子午镇九年制中学校长,也算是当有名的文化人,满肚子关于子午镇的兴衰史。老先生一番引经据典,加上自小耳濡目染,把关于子午镇的历史沿革、兴衰荣辱、民间传说及轶事悉数道来,勾起大家认识、了解子午镇的兴趣愈加强烈。
  陕南的元月,时值“四九”寒天,相比关中地区要显得格外湿冷。
  一路上,满目凋零的山林,被一簇簇常青的冬青、红满枝头的“救兵粮”、火红的枫叶林、幸福满满的村舍、蜿蜒流转的溪水和乡村道路包裹着,如同一件巨幅的浅降水墨画般,呈现出别样的冬日山水田园景象,大家的心情也异常地高涨着!兴奋着!
  冬日的陕南风光在不知不觉间划过,车抵子午镇,竟有人埋怨车开的太快了,没有欣赏够沿途的美景,哈哈!
  得知我们要来,上次陪同考察的镇干部已经早早地在村头上王支书家的门口候着,远远地,向我们招手致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八:子午河上游官田村古栈道栈孔

  一下车,王支书安排家人忙着送上热喷喷的茶水,招呼大家进屋烤火取暖,热情之至。
  稍作休息,听王支书说失而复得的《春山行》诗文碑就保存在他家后院。大家欣喜之余,既顾不上闲聊,也忘记了寒冷。进入后院,靠墙放置的《春山行》诗文碑赫然入目。至此,前次考察的失落感一扫而光!
  摆放好诗文碑,清洗、拍照、拓印、抄录碑文,大家忙的不亦乐乎!
  欣喜之余,细究诗文碑,发现《春山行》碑刻立于明嘉靖癸丑年(1553年)仲春,诗文生动描述了钦差巡按陕西监察御史河中月岩孙永恩、汉中府通判任企贤以及推官李傳莅临西乡子午镇公干之余,踏春时的感怀之情。
  《新唐书?玄宗贵妃杨氏传》云:“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驿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唐六典》中亦有相关记述:妃高祖为金州刺史,父为蜀州司户,妃又早孤,幼年当在蜀。《国史补》谓其“生于蜀,好食荔枝”,则其自幼所嗜者为蜀产,且蜀中涪州所产荔枝为最近长安者。从众多的文史资料和相关的文物普查资料得知,刻立于明弘治己丑年(1505年)的《马前铜笛》碑中“却恨妖容幾丧国,荔枝飞骑不沾尘”的描述,显然是明代弘治年间,世人对玄宗为宠妃快马飞驰运送荔枝,开辟“荔枝驿道”,运送荔枝情景的生动再现。
  由于《马前铜笛》碑因掩埋而不得见,未得妥善保护,让人痛感惋惜!加之,子午河上游官田村的古道栈孔遗迹已从照片上得以确认,大家受杨老先生关于子午镇与饶峰岭众多历史故事的吸引,因而直奔饶峰岭,探寻张飞“一马跳三坑”的遗迹,追寻南宋抗金名将吴玠与金兵大战六昼夜的古战场……
  后附录碑文:
  (春)山行
  □□迎晓麗,春晝碧氛開。
  高树深藏鸟,清池浅映梅。
  山房竹日净,烟渚草沙堆。
  性本耽泉石,频歌归去来。
  又
  春山风日静,怀抱向晴開。
  乱石分流水,悬崖簇野梅。
  林開天一线,壁拱繍千堆。
  鸟道雙溪上,樵渔歌去来。
  碑首题名《□山行》,款题“嘉靖癸丑仲春日,钦差巡按陕西监察御史河中月岩孙永恩,汉中府通判任企贤,推官李傳,西乡知县张大经立”。题名中“□”字,经考证,当为“春”字。
  马前铜笛
  马前铜笛数声频,柳□(底)行来汉水滨;
  且喜晚炊来子午,曾经春雨忆庚申;
  采茶曲苦穿林女,放濑声高荡桨人;
  却恨妖容幾丧国,荔枝飞骑不沾尘。
  款题“弘治己丑拾月贰拾,□□虎谷”。
  《春山行》、《马前铜笛》同为石英石质,呈长方形,为嵌于窗下,分别被敲去左、右上一角,碑长89、宽64、厚12厘米,四周浅刻蔓草花纹图案,直行楷书。首句“马前铜笛数声频,柳□(底)行来汉水滨”中缺字,据《西乡县志》(1990版)核对,当为“底”。
  《汉江舟行碑》,圆首方碑,因铺于房檐路阶处,未加保护,今日该碑已无一字可识,痛感可惜!现将早年所录残附记如下:
  汉江舟行
  汉水东来□□□,□□□□□□□;
  静浪花阴石边沙,□□□□□□□;
  草山半仙宫覆□,□□□□□□□;
  举觴横桨赋空□,□□□□□□□;
  江心坐看鱼鸟□,□□□□□□□;
  漫遥闻叠鼓□□,□□□□□□□;
  绿鵼轻飓水浅□,□□□□□□□;
  节半晴阴入江云,□□□□□□□;
  碧背□梅□□□,□□□□□□□;
  白沙随口外浴□,□□□□□□□;
  □心乘风□□□,□□□□□□□。
  款题“嘉靖癸丑仲春,钦差巡按陕西监察御史河中月岩孙永恩,汉中府通判任企贤,推官李傳,西乡知县张大经立”。
  注释:
  ①、王云凤,字应韶,明代辽州和顺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右佥都御史。弘治乙丑年拾月贰拾日过西乡子午镇,作《马前铜笛》诗一首:“马前铜笛数声频,柳底行来汉水滨。且喜晚炊来子午,会经春雨忆庚申。采茶苦曲穿林女,放濑声高荡桨人。却恨妖容幾丧国,荔枝飞骑不沾尘。”曾有遗诗碑刻,惜旧址拆迁而掩埋于子午河边滩涂。
  ②、唐代大诗人杜甫,过子午谷,作《过子午谷》诗一首。
  ③、参见《西乡县志?建置志》民国薛祥绥纂修,《西乡县志?建置志》1990年版。
  ④、《西乡县志?建置志》(1990年)
  ⑤《西乡县志?军事志》(1990年):明洪武年间,县衙设兵房管军事,边陲盐场关(今属镇巴县)、大巴关、子午镇设巡检署督捕盗贼,管理治安。
  ⑥、⑦、⑧《西乡县志?大事记》(1990年)。


  西乡县文物旅游局陈明顺
  2015年3月23日记
  


编辑:秦人

三秦游QQ群:
  三秦游群①:3532197 (三秦文化综合群)
  三秦游群②:24288209 (旅游活动群)
  三秦游群③:81817349 (车友、自驾活动群)
  三秦游群④:70760386 (年票专属群)
  三秦游群⑤:146721821 (旅游咨询群)
  三秦游群⑥:82616561 (旅行社合作群)
  三秦游群⑦:93966174 (陕西特产供应商合作群)
  三秦游群⑧:146722047 (投稿群)
  三秦游群⑨:134982308 (摄影作品分享群)

互动平台:
  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sanqinyou
  腾讯微博:http://t.qq.com/sanqinyou
  关注“三秦游”微信号: sanqinyou 用微信,添加朋友,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投稿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推广合作 | 合作伙伴
Copyright@2010-2016 三秦游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1896673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