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秦游 | 意见反馈 | 网站投稿 | 上传图片 | 资源搜索
陕西民俗风情
旅游资讯 | 历史文化 | 陕西民俗 | 图片美景 | 旅游线路 | 文化三秦 | 旅游视频 | 文化游 | 专题 | 租车 | 导游 | 评论
陕西名人 | 陕西知道 | 陕西美食 | 宾馆酒店 | 旅游攻略 | 陕西景点 | 景点门票 | 旅行社 | 特产 | 精品 | 论坛 | 团购
首页 | 陕西历史 | 西安历史 | 宝鸡历史 | 咸阳历史 | 铜川历史 | 渭南历史 | 延安历史 | 榆林历史 | 汉中历史 | 安康历史 | 商洛历史 | 杨凌历史
2014陕西旅游年票网上订购
您的位置:首页 > 陕西省历史文化列表 > 正文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秦二世陵

2016-10-24 14:47:49  来源:汉唐网  进入论坛  查看/发表评论
    与陵为邻

   “没有寒窑名声大,是个文物”

   曲江池南岸的秦二世陵,不管怎么说也是帝王之陵,其影响应该不小。但曲江新区曲江街道西曲江池村人通过长期体验,认为其没有寒窑名声大。

   “还是当皇帝看待”

    关于胡亥为什么会埋到曲江池南岸,在西曲江池有两种传说。

    5月24日,77岁的龚长安告诉记者,传说这里当时是片松树林,秦二世从咸阳城逃的时候慌不择路,逃到这片树林里。后面追兵撵上后,把他杀死在这里,就地掩埋。

    71岁王尚朴等人听到的传说是,秦二世让人家杀死到别处,拉到这里埋的,没有头,给安了个金头。

    根据史记记载,秦二世是按照老百姓的等级埋葬的,为什么会有数米高的大冢?龚长安推测,虽然当初是按老百姓的等级埋的,但后人还是把秦二世当皇帝看待,每年到清明、寒衣节上坟添土,逐渐形成这么大一个冢。

    西曲江池村92岁王德裕回忆,解放前过年时有老汉、老婆到秦二世陵前焚香烧纸,祈福求子。

   “死了几百年你害怕啥”

    西曲江池村75岁袁新庆、64岁李永安等人说,过去这里像个小盆地,三面高。这边是曲江池南岸,最高,能登高望远,看到钟楼;六月雨后,南山上的小路看得清清楚楚。唐代时,皇帝常从大雁塔坐船经过曲江池到这里。这儿有皇帝游乐的离宫,景色非常优美。

    然而,这一带在唐之后变得越来越偏僻。

    王尚朴家原来在秦二世陵跟前的马家堡。马家堡就是后来的西曲江池村1组。王尚朴说,他小时候,娃们爱在秦二世陵上逮蚂蚱、蝈蝈、割草。那时人少,一般人不敢往那去。秦二世冢两边都是沟,有狼。东边的沟叫死娃沟,是埋死人的地方;西边沟叫南湾沟。1960年因没有啥吃,正在上初中的他没有毕业就从学校回村了。队上派他和一位老人到秦二世陵看周围地里包谷。半夜那位老人要回家喝茶,王尚朴说他一个人在这害怕。老人说,墓里人都死几百年了,你害怕啥呢。

    龚长安说,秦二世陵周围过去是土匪抢人的沟道,还有人被害死到这里。

    西曲江池村83岁董拴庆回忆,旧社会这里一片荒芜,光北边有个碑,到这里行走的人少。来参观的人一般是到曲江池东岸、相距秦二世陵约1公里的寒窑后顺便过来,都是城里懂得历史的人。那时没有车,全靠步行。

    “埋了皇上所以纳皇粮”

    西曲江池村77岁朱奎生家原来也在马家堡。他说,秦二世陵周围的地旱,只能种麦子、谷子,包谷不好好长。解放前种麦子一亩地打几十市斤,上百斤的少。10亩地换南边滩地1亩都没有人换。底下滩地不仅产量高,而且租种时1亩只给地主交10市斤民粮。而秦二世陵周围的地,因是埋了皇上的地方,1亩地要交20市斤皇粮。有一家在秦二世陵西边有8亩地,人迁到户县秦镇后,地在手里从清朝搁到民国都没有卖出去。因为不打粮,秦二世陵周围到处是坟滩地。解放后拖拉机耕地以后,地才打粮多了。

    71岁王绪昌的祖父王长发,解放前是这里有名的大地主,靠担柴卖草在秦二世陵周围置了200多亩地。但他们家生活并不好,磨了面,把白面都卖到城里,自己吃发黑的下掺面。1943年王长发去世后,儿子一分家,地也不多了。

    董拴庆告诉记者,公社化后,他当1队队长,因认识西影厂一干部,给队上介绍搞运输,才增加了队上的收入。

    解放后栽的第一个保护牌

    解放前没有人管理,为什么当地人没有将秦二世陵平了种地。

    董拴庆等人说,陵两边都是沟,开不出多少地,而且当时地不打粮,人少地多种不过来,有时把现成的地都荒了,平那没啥意思。

    但冢还是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

    王德裕说,解放前有爱护墓的人在墓大圆周围栽树。他也栽过树。但有人为挖柴盗伐上面的树。因没有人管,解放后冢周围的树就不多了。

    在王尚朴记忆里,解放前墓还被盗过。他一个叔犁地时,牛掉到陵西北角一个盗洞里。

    朱奎生、王绪昌等人说,过去人可怜,到了青黄不接时,有人偷庄稼。为了防盗,也为了驱赶吃庄稼的獾、麻雀等,有人在陵顶上搭庵子,把陵顶挖得坑坑洼洼。

    许多人至今记得解放后王尚朴在陵上栽的第一个保护牌。

    6月13日,王尚朴告诉记者,那时常有人挖冢上酸枣树当柴烧,把墓上土带下来;周围犁地的,把冢这边犁两犁,那边犁两犁,结果没有人往上帮,光有人往下挖,冢越垮越小。 1962年,上级制作了一个保护秦二世陵的木牌,通过曲江公社交给大队。大队长对他说,墓在你家门上,你今天回去立到墓上。当时栽了牌子很有效果,人们不再碰冢了。但栽了一年多,牌子不知道被谁拔掉了。

   “给秦二世传山”

    65岁刘秉书对1964年的一件往事记忆犹新。当时有人给一队队长说,秦二世是你见了还是我见了,这些年这冢在这儿荒着还是荒着,吃掉还能开几亩地。队长便派了些人平墓,用上面的土填陵东的死娃沟,很快把冢吃进去近三分之一。当时公社就在一队附近,公社管水利干部老石路过发现有人挖墓,上前阻止。几个年轻社员说:你走你的,这是我队的地。你一嘴我一嘴,话说得不好听,把老石气走了。老石向有关部门反映,来了两辆小车,通过大队把两个生产队长叫到大队部。人家还拿出一张图,上面标有秦二世陵等许多古迹。来人了解情况后,责令队上限期把秦二世陵恢复起来。当时土都填到沟里了,往上运太困难,只好从其他高处运土往上拥。

    事后龚长安到一队发现给社员记工簿上写了个“给秦二世传山”。当地说“传山”的意思是老人下葬后一两天内,晚辈往坟上铲土。龚长安问记工员,秦二世死了2000多年了,你们这时候咋给秦二世传山。记工员才说了原委,因被人家责令修复冢的话写上不好听,才这样写了。

   “因为有此经历,而且当时被通报了,所以村里人都知道那冢是文物,不能动,在“文革”期间,周边的红鞋坟、寒窑,包括村里的牌楼等都被破坏了,但没有人动秦二世陵。”李永安说。

    墓下没有探到东西

    龚长安告诉记者,1983年曲江公社提出曲江发展方向:一奶牛,二建筑,三旅游。当时村上就想把秦二世陵作为一个旅游点开发,让他叫了几个人,看秦二世陵下边有什么。

    王绪昌参加了那次勘探。他还记得,那是春天,他和村里5个人,拿了5把洛阳铲,探了五六天,在大圆里探了十几个窟窿,探到8米深都没有探到什么,在顶上还探了一个,探到十几米,也没有探出东西,一直是夯土。当时他们不懂考古,也没有做记录。一天,考古队来人说,你们不要在这探了,这个墓是假的。王绪昌问,这有清朝立的碑,你咋知道这是假的?对方回答,他从事汉历史研究。清朝有个毕大人,寻不着秦二世陵,查历史资料知道,秦二世陵位于杜城东十五华里的曲江池畔。这个大冢刚好在杜城东十五华里。毕大人就凭这立了个碑。

    起初他们冒打孔,考古队人指正后,才围着陵2米打一个,打了一圈。那时工钱便宜,大队一天补助1.5元。

    秦二世陵成烫手山芋

    时任村支书李永安、村委会主任袁新庆等人回忆,1986年前后西曲江池村有企业,经济状况较好,筹资了12万余元,从一组租用土地约20亩,按当时粮食产量,租金每年每亩约200元。当时乡上吴副书记和负责文物保护的干部李树林两个人协助规划设计。为了确定景区内建筑式样,袁新庆还跟着李树林到凤翔县考察了一番。当年筑了围墙、修建了3间宽的山门、5间宽的正殿以及偏殿等,后殿内塑“指鹿为马”泥塑像,整修加固了坟冢,并给毕沅立的碑包裹上砖,园内栽了几百棵泡桐等树。内设日常工作人员4人。1987年春节对外开放。开业典礼上,请来各村的社火、秧歌及西安音乐学院打击乐等庆祝。1988年曲江乡政府还投资1万多元建“汉唐曲江模型玻璃钢大棚”。

    刚开始还有一些游人,但由于该景点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等诸多原因,没有乡政府先期开发的寒窑经济效益好,一直入不敷出。1991年,村上将经营权转给二组村民王树发。王树发又对景区进行维修,并种植了松树等大型树木,但一直赔钱。1996年,经协商,转包给西影厂李镇东,租期12年。但经济状况依然没有改变。

    就这样,那些年秦二世陵成了烫手的山芋,谁揽到手里谁头疼。

   “都因那是亡国之君”

     2010年曲江管委会接管了秦二世陵,重新规划建设,建起了秦二世陵遗址公园。这个曲江池人昔日耕作的地方,如今成了休闲的场所。刘秉书老伴说,人们现在每天在那练剑、打太极拳。王德裕二女退休回来后,也经常在秦二世陵遗址公园里锻炼。

    为了采集到足够的资料,记者到西曲江池村小区跑了四五趟。在曲江池一带,关于秦二世的传说很少,与秦始皇相比相差太远。李永安等人认为,这都是因为秦二世是亡国之君,人对他淡漠。

    袁新庆说,秦二世陵名气不如寒窑名气大,过去来参观的人,都是看了寒窑,顺路来看一下秦二世陵,而且多为大学生、研究历史文化的人。

    话虽这么说,但曲江池人还是关注秦二世陵的变化,也都对秦二世知道一二。还有像龚长安这样的关心当地历史文化的人,默默收集整理有关秦二世陵的资料。

    专家考证

    秦二世陵真假争议

   “有人说是衣冠冢”

    原以为自秦始皇之后,秦代的帝王陵都应该很清楚。然而在采访中发现,对于秦二世陵,还是存在不同看法。

    曾担任雁塔区曲江乡乡长的耿德斌告诉记者,他了解到的情况,曲江池村的秦二世陵是衣冠冢。他曾听一考古人员说,秦二世是个败落皇帝,没有专人给他下葬,具体埋在哪,无从谈起。

    秦汉史专家、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院长徐为民教授说,曲江池胡亥墓是否是真的说不准,有争论,但证据都不足,也没有正式文章讨论。

    矛盾的史记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

    由唐初魏王李泰主编的大型地理著作《括地志》称:秦宜春宫在雍州万年县西南30里。宜春苑在宫之东,杜之南。

    西安文理学院教授车宝仁说,这里的杜指的是秦代的杜县县城。雁塔区电子城街道杜城村就是秦杜县县城所在地,汉元康元年,即公元前65年改称下杜城。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天恩认为,唐代万年县治在今雁塔路李家村一家医院。

    几十年来热衷地域历史文化研究的退休干部、三兆村人王建学认为,史料记载说明,秦二世陵当在长安区韦曲附近。

    然而《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又记载:过宜春宫,相如奏赋以哀二世行失也。其辞曰:临曲江之隑州兮,望南山之参差……弥节容与兮,历吊二世。

    西北大学教授张永禄认为,根据司马相如的这个赋,秦宜春苑在曲江池附近。它也是汉代的一个离宫,改叫宜春下苑。到了隋代,宇文恺利用这个地方修了曲江池。秦二世坟就在曲江池南岸。宜春苑不会到韦曲一带。韦曲一带也是上林苑一部分,汉武帝经常到韦曲以南潏河附近游玩,还在这个地方住宿,因此叫御宿苑。

    宋代宋敏求撰《陕西省长安县志》称:师古曰,宜春宫在杜县东,即今曲江池是其处也。

    据清代舒其绅等修的《陕西省西安府志·陵墓》称,《陕甘资政录》载秦二世皇帝陵“在今咸宁县南二十二里曲江池,乾隆乙未年立石表墓前。”

    “史料记载秦二世陵就在曲江池一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学理认为。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张占民说,《史记》上记的秦二世陵位置在曲江池,应该是真的。

     是否有宜春上苑

   “既然有宜春下苑,必然有宜春上苑。”王建学说,元代李好文编撰的历史地图集《长安志图》引宋人浮休子《水磨赋》序云:“相其地乃古之宜春苑也,今谓之韦曲。”韦曲与曲江池正好为上下,宜春上苑就是韦曲川,又称樊川。宜春宫东的宜春苑当是指宜春上苑,也是司马迁所说秦二世所葬之宜春苑。曲江池南岸一直都是宜春下苑。他曾在杜城村南的茅坡村一砖瓦窑找到一块有“宜春宫用当”的5字瓦当,另在曲江池南岸传说的“秦二世陵”发现汉代“长乐未央”文字瓦当。

    张永禄告诉记者,他没有见过史书上有“宜春上苑”一说,至于将宜春苑改为宜春下苑的原因,可能是汉代将宜春苑向地势较低的北边迁移之故。

    长期研究曲江地域历史文化、曾担任曲江乡文保员的李树林回忆,上世纪70年代搞水利建设时,在曲江池打了口井,挖出水口时挖出秦代砖瓦,此处被认为系秦代离宫遗址。墓能在秦宜春宫的紧西侧,说明秦二世陵就是真墓。

    处置公子的地方在何处

    李树林告诉记者,在曲江池村南春临村有条四王沟,当地群众叫死娃沟,曾有4座墓。其土冢原来十几米高。春临村过去建砖瓦窑时,把土冢挖了一个,里面有秦代砖瓦。这说明是秦代的墓。史记里面记载,秦二世把他六个兄弟杀害到秦离宫。四王沟距秦二世陵有200多米。

    王建学说, “杜”可能是秦国宗族大臣被杀后埋葬的地方。秦二世杀公主就在此地。《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六公子戮死于杜”。今韦曲有皇子坡,当是六公子葬处。《括地志》:秦故胡亥陵在雍州万年县南34里。西晋时代人张华的志怪小说集《博物志·地理考》载:秦二世葬于杜城南三里。秦二世陵,按里程和方向看,当在韦曲附近。如果说秦二世葬在曲江池南,宜春宫在春临村或裴家埪一带,这于下杜和宜春上苑相去甚远。曲江池南的二世陵距万年县不足15里,更不是下杜南3里,只可惜陵迁谷变,毕沅立碑恐是张冠李戴。

    “毕沅立碑时可能很困难”

    刚刚出版了《曲江乡志》一书的车宝仁告诉记者,他倾向于秦二世墓在曲江池村这个方位,但是不是现在这个墓,就不好说了。就在这个方位,过去有几个土堆,有些大土堆是墓葬,有些大土堆是唐代曲江池旁边宫殿地基的遗址,到“文革”前后还有3个和秦二世冢一样大的土堆,都是直径20几米,5米多高。到底是哪个土堆,不好说。解放后,人们逐渐取土,平过一些土堆。因此毕沅立碑时,这个地方至少有3个土堆。他当时可能感觉很困难,哪个都没有明显的标志,不知道下边是啥,又不能向下挖。毕沅立的碑,有些证明已经错了。

    “不可能详细探勘”

    最有说服力的当然是考古勘探。

    李树林告诉记者,1985年开始筹备开发秦二世陵时,为了达到准确程度,就想请考古所钻探一下,看到底是真是假。他到大雁塔请刘庆柱勘探。刘庆柱派了6个人员钻探了一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刘庆柱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经过勘探,曲江池村那个墓是墓葬,但不是秦墓。那肯定不是秦二世陵,不是秦代的东西。因看不是秦二世陵就没有深入做,也没有写勘探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李毓芳也说,当时他们正在忙着作杜陵考古,顾不上他那儿。他们考古队的人到那儿简单地探了探,确定不是秦二世坟就走了。

    李树林说,他们后来在修建秦二世陵园时,发现了北边墓道。还在后来修的大殿后边发现了一块平地。估计原来准备修建房屋,因为战乱没有修。因此他认为这个墓是真的,再没有其他资料能够证明这个不是真的。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院张小丽告诉记者,他们曾于2009年对秦二世陵作了简单的考古工作,发现了北边的墓道,长约11米,北头宽1.2米。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院研究室主任张翔宇副研究馆员告诉记者,他们所做的工作,没有找出直接证据说它是或不是秦二世陵。《史记》记载以平民规格埋葬,但平民规格是个什么状况,说不太清楚。他们勘探的这个秦二世墓规格一般,也不是很小。现在考古手段能力有限,有的高规格大墓都说不清楚,更不要说这一般的小墓。要弄清,还需要进一步做工作。

    王学理认为,不可能为了弄清这个墓真假去发掘。目前要做的考古工作太多,也不可能详细探勘。

    【陵主档案】

    沉浮于假话中的帝王

    秦二世胡亥靠编假话当上皇帝,可能是吃了利,就爱听假话。

    胡亥担心自己的兄弟和大臣夺他的权,听从赵高的话,捏造罪名将兄弟们和大量大臣杀害。

    由于东周长期战乱,百姓厌恶战争,因此强忍秦始皇的暴政。胡亥以为暴政系有效的统治手段,对百姓更加残忍。忍无可忍的百姓终于起来反抗。这时有人向胡亥如实汇报,结果秦二世认为这种汇报是在说他统治无能,让人把报告者押下去治罪。

    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将军冯劫进谏,百姓造反都是因为徭役太重,应该停止建阿房宫,减少开支。但这一大实话让秦二世恼怒。他认为自己当皇帝,就应该享受,因此让把这3人也治罪了。

    最后,胡亥不仅遭受赵高的指鹿为马的羞辱,刚当了三年皇帝,于公元前207年,被一再给他说假话的赵高夺了命。

   【帝陵写真】

    覆车之鉴

    传说的秦二世陵位于曲江新区曲江街道西曲江村小区西边。

    进“曲江秦二世陵遗址公园”大门向东南走,踏上历史溯流道台阶,从遗址公园建成的2010年起,相继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清、明、元,一直倒回到公元前206年秦灭、公元前209年秦二世登基,接着就到了当年西曲江村建的山门,上悬挂有匾额“史鉴千秋”,走过山门,回头望,山门南高悬有“覆车之鉴”匾额。西曲江村当年栽的雪松已经非常高大,绕过去就是大殿,大殿北、南门上分别悬挂匾额“后事之师”“旷古凝思”。

    上台阶,便见秦二世陵,其呈圆丘形,规模和秦始皇陵比起来差远了,据遗址公园提供的资料,其高5米,直径25米。陵前有清朝乾隆年间陕西巡抚毕沅立的“秦二世皇帝陵”石碑,其西北上有西安市人民政府立的1956年陕西省人民委员会公布的陕西省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胡亥墓”碑。

     墓丘上覆满青草,有6棵树,墓周围为青砖保护。

     遗址公园的西北角和西南角,分别有“二世篡诏”“指鹿为马”雕塑。

     6月8日记者转了一圈后感觉,该公园主题非常明显,将秦二世作为“覆车之鉴”、引以为戒的反面教材。

    守陵之人

    没有人记得的守陵人

    关中的帝王陵能大量保存至今,除了所在王朝的保护外,和后代对其设守陵户保护有关。根据清代舒其绅等修编的《陕西省西安府志.陵墓》记载:明初洪武九年,即公元1376年,朝廷规定帝王陵周围百步内禁止砍伐、放牧,设陵户二人看守。清代仍有陵户,朝廷拨给其口粮地。

    记者根据此记载,在秦二世陵所在的曲江新区曲江街道西曲江池村打听守陵户后裔,结果村民没有人知道谁家祖先曾为守陵户。

    爱好历史文化的西曲江池村龚长安也曾寻找过守陵户,但没有人记得。记者了解到当代一些“守陵人”的情况。

    1987年,当时的曲江乡政府和西曲江池村联合成立了“秦二世皇帝陵保管所”。现年77岁的西曲江池村朱奎生曾在保管所晚上值班半年。“那时每天补助费只有3角钱。”朱奎生说。

     92岁的王德裕退休后回到老家西曲江池村,曾在秦二世陵保管所卖过门票,同时负责保管所的保洁等杂务。王德裕的二女儿告诉记者,父亲对秦二世陵保管所非常尽心,他的字写得好,以前陵园里面的许多说明都是他写的。大姐给父亲拿来花盆、造型树等,父亲都搬到秦二世陵保管所了。父亲还通过她的一个同事在胡家庙饮料厂进来饮料卖,以招揽游客。“游客有时多,有时少,我们的报酬也不一定。”王德裕说。

     1997年西影厂李镇东承包了秦二世陵园,进行了维修,新做了一些展板。李镇东其间瘫痪。曲江池一带改造过程中,园区里一度断水断电,生活都困难。后来经媒体报道,引起社会关注。西安市24中退休教师郭廼光听别人说到李镇东的情况,专门去了一趟,看到李镇东坐在轮椅里,有几位志愿者协助管理。“这些人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能保护文物,我深受感动。”郭廼光告诉记者。

     秦二世陵遗址公园张毅炜告诉记者,目前韩国的游客较多,和当年李镇东做的宣传有关。

     记者近日在秦二世陵遗址公园看到,如今有保安守护大门,里面有保洁公司派来的人员打扫卫生,管理人员有现代化的办公室。他们都有各自统一的制服。可以说,目前秦二世陵享受的是历史上最高档次的保护。

    也许多少代以后,同样没有人能记得现在的“守陵人”。

    (来源:西安日报)


编辑:秦人

三秦游QQ群:
  三秦游群①:3532197 (三秦文化综合群)
  三秦游群②:24288209 (旅游活动群)
  三秦游群③:81817349 (车友、自驾活动群)
  三秦游群④:70760386 (年票专属群)
  三秦游群⑤:146721821 (旅游咨询群)
  三秦游群⑥:82616561 (旅行社合作群)
  三秦游群⑦:93966174 (陕西特产供应商合作群)
  三秦游群⑧:146722047 (投稿群)
  三秦游群⑨:134982308 (摄影作品分享群)

互动平台:
  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sanqinyou
  腾讯微博:http://t.qq.com/sanqinyou
  关注“三秦游”微信号: sanqinyou 用微信,添加朋友,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投稿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推广合作 | 合作伙伴
Copyright@2010-2016 三秦游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1896673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