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秦游 | 意见反馈 | 网站投稿 | 上传图片 | 资源搜索
陕西民俗风情
旅游资讯 | 历史文化 | 陕西民俗 | 图片美景 | 旅游线路 | 文化三秦 | 旅游视频 | 文化游 | 专题 | 租车 | 导游 | 评论
陕西名人 | 陕西知道 | 陕西美食 | 宾馆酒店 | 旅游攻略 | 陕西景点 | 景点门票 | 旅行社 | 特产 | 精品 | 论坛 | 团购
首页 | 陕西历史 | 西安历史 | 宝鸡历史 | 咸阳历史 | 铜川历史 | 渭南历史 | 延安历史 | 榆林历史 | 汉中历史 | 安康历史 | 商洛历史 | 杨凌历史
2014陕西旅游年票网上订购
您的位置:首页 > 陕西省历史文化列表 > 正文

《走访关中帝王陵》之周幽王陵

2016-10-24 14:47:38  来源:汉唐网  进入论坛  查看/发表评论

【陵主档案】

  玩死自己的周幽王

  周幽王姓姬名宫涅, 系周穆王的第6世孙。西周自周穆王儿子周共王之后,就走向衰落。周幽王的父亲周宣王于公元前781年被人射杀后,他成为西周第12任帝王。周幽王上任次年,渭河、泾河、洛河一带发生大地震,接着又闹旱灾。周幽王只顾自己玩乐,根本不把老百姓的灾难当回事。

  周幽王把官兵也没放在眼里,就为了让二奶褒姒发笑,点然报警的烽火,玩起呼救的战鼓。上当受骗的官兵莫不怨恨,从此视军令如儿戏。

  周幽王接着又仅因褒姒好玩,废了申后,并剥去申后所生之子宜臼的候备帝王“太子”的地位,立褒姒为王后,立褒姒所生的伯服为太子。这让本来亲近他的申后娘家人恨得咬牙切齿。

  周幽王玩到这里,众叛亲离。当申后父亲申侯联合东边的缯国和西边的犬戎前来攻打,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周幽王一命呜呼。周朝此后被迫迁往洛阳,进入动荡的东周时期。

  【帝陵写真】

  可怜的陵上草

  记者前面走过的几个传说的帝王陵,虽然也被否定,但还有一定规模,边长都在几十米。3月7日,记者来到临潼区代王街道宋家村,看到传说的“周幽王陵”明显小一号。记者用尺丈量,其高差约3.7米;其底边,东侧最宽,也只有17.1米。已看不出其原来应为什么形状,四面都有明显被削挖痕迹,特别是南、西两侧成直立峭壁。

  陵东南角处立有一小石碑,背面是摘录的国家有关文物保护规定,正面文字为:临潼县文物保护单位 周幽王陵 临潼县人民政府1983年10月5日公布

  其他陵上茂密的野草让人感觉荒凉,此处陵上的草不仅稀疏,而且畏畏缩缩紧贴地皮,让人感觉可怜。

  【与陵为邻】

  被周幽王遗迹包围的凤凰穴

  原以为临潼区代王街道宋家村就只有一个传说的周幽王陵可看,没有想到,3月7日记者进到村里和村民一聊才知道,根据当地传说,宋家村东西南北都有涉及到周幽王的“遗迹”。

  上到天上还嫌低的“上天梯”

  在宋家村,不光有周幽王爬“上天梯”的传说.“在村北就有一个‘上天梯’。”宋家村69岁宋德华告诉记者。

  “说是叫‘上天梯’,但从那上不来,也下不去,台阶高得很。”68岁村民宋友成说。

  “宋家有个‘上天梯’,上到天上还嫌低。” 67岁宋玉杰解释,当地这个谚语的意思是说宋家村所在的戏河原原头高。“上天梯”共有7台,每台1丈高。

  记者按照村民指的方向,从村西边一条小路绕到原底,向上仰视,原边悬崖真有高耸入云的感觉,只是不见7层天梯台阶。

  宋家村61岁的宋汉文等村民告诉记者,“上天梯”前几年还在,这些年砖瓦窑取土把“上天梯”弄没有了。

  “上天梯”是何人、哪个年代、为什么修的?记者问了几位年长的村民,无人能说清楚。

  挤压下不断缩小的“幽王陵”

  宋家村南边就是传说的周幽王陵。

  宋家村副主任张换劳今年60岁 ,儿时他家后院南边二三十米处就是“周幽王陵”。在他记忆里,那时“周幽王陵”比现在大好多,形状和秦始皇陵基本上相似,是方的,周围全部都是耕地。上世纪70年代村里平整土地时,把陵周边削进去五六米。如今陵东、北两侧的房子,基本是这二三十年从堡子里搬出来的人家建的。陵有古碑,目前埋在陵南边,每次有人来搞文物考察时,兼文物保护员的张换劳就带人把碑刨出来。“碑高约1.5米,碑上面有‘周幽王陵’四个大字,还记载陵占地12亩。” 张换劳说。

  宋友成说,古碑以前在陵南边,后来生产队平整土地时挪到陵上面,前些年掉进陵南边的盗墓洞里。在陵西北30米处曾埋了个界碑,现在也不见了。

  “以前光陵疙瘩占地1亩2分,后来取土就剩下这一点。”73岁退休干部宋觉义说。

  人丁兴旺的“凤凰穴 ”

  被人杀了的周幽王的“陵”在旁边,对宋家村有什么影响?

  “没有啥不好影响,人都说我村风水好。”74岁宋玉乾说,宋家自然村虽然南北两边高,中间低,但过去就是下40天连阴雨,都不咋地。因为往西更低,水全部通过西边的沟排走了。人们说,宋家自然村是凤凰穴,东堡子高,算是凤凰头,南堡子和北堡子算是翅膀,这三个堡子都有各自的一圈城墙;西边的“西巴张”没有城墙,住的人全部姓张,算是凤凰尾巴;中间的村道算凤凰身子。

  “1958年大跃进时,队上把城墙拆了当农家肥上到地里。”张换劳也见过他们村的城墙。

  “宋家村人旺,是代王街道最大的行政村。过去代王公社开生产队长会,宋家大队人不到,就开不起来。宋家有10个生产队,一来几十人。”宋玉乾语气自豪。

  宋家人不光人多,“解放前,我宋家经商的多,宋三爷是有名气的财东。”69岁的宋云峰说。

  “我就是宋三爷的后人,过去我家的生意,东到渭南,西到西安,北到泾三原,南到商洛。”72岁宋炳杰说起这段家史滔滔不绝。

  “过去宋家村在外当官的也多。”宋玉乾说,解放前国民党抓壮丁,一般都不到宋家村来。

  就是现在,宋家村也算相对富裕的村。“在代王街道,我村比其他村强点。我村是市、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宋友成说。

  “把天没过一梯子”的铃铃碑

  人说财大气粗,宋家村不光在当地有名气,还流传着和山西人争高低的传说。

  宋家人首先想到上天梯:宋家有个上天梯,上到天上还嫌低。

  山西人毫不示弱,抛出了杀手锏——闻名全国的大槐树:山西有棵大槐树,把天磨得咯吱吱。

  宋家人见难分上下,不甘平分秋色,拿出了猛料:宋家有个铃铃碑,把天没过一梯子。

  宋玉乾告诉记者,铃铃碑在“周幽王陵”东南七八百米处,传说是宋家一个媳妇的碑。其娘家在骊山上。娘家对所立的碑提了两点要求,一是在骊山上能看到,二是在骊山上能听到铃铛的响声。

  “铃铃碑三丈六尺高。1958年把铃铃碑拆了。”宋炳杰说。

  “碑上的铃铛后来成了7队上工敲的铃。” 宋玉乾对此感觉很可惜。

  碰死沟留下的谜

  热心的宋炳杰把记者领到宋家村东南约1公里处传说褒姒碰死的戏河碰死沟。那里沟深坎陡,悬崖有几十米深。

  宋炳杰指着碰死沟口两个分别约二三十平方米的大坑说,传说那是为建幽王陵和褒姒墓烧砖的砖瓦窑,人们从那坑里挖出过很宽、厚、长的砖,砖面上还带花纹。

  “褒姒坟就在那地方。”宋炳杰寻找了很长时间,才指着碰死沟口南约100米的一块绿油油的菜地说,1958年大炼钢铁时把树伐完了,队上让他去找柴火。他来到这块属于北李村的地盘,发现一个坟堆上有柏树。但一位老人挡住了他:“这棵树绝对不能截。”那时候,没有人敢妨碍炼钢铁,宋炳杰问:“咋不能截?”老人回答:“这是褒姒的坟。”宋炳杰注意到那个地方还立了个古碑。如今墓、碑、树都不在了。宋炳杰推测可能是过去平地时平了。

  宋玉乾小时候割草也经常去碰死沟玩耍。他成人后从史书上得知,褒姒因长得漂亮,被掳下带走了。褒姒到底是碰死到这里,还是被掳走了,成了他心中一个谜。

  被忽略的烟火堆

  “上天梯,周幽王坟,铃铃碑,碰死沟。” 宋玉杰告诉记者,这是宋家村4景。

  实际上,宋家村西边约1公里的地方还有一景,是传说的烟火堆。他们所说的烟火堆,是指当今一般人所说的烽火台。

  张换劳告诉记者,这一带高的地方都有烟火堆。当年诸侯们就是循着这些烟火堆奔向骊山。

  记者跟着宋炳杰去看这个传说的烟火堆。烟火堆比“周幽王陵”高,远远就能看见,呈圆柱状,四周明显被人挖削。它位于宋家行政村北义自然村北约二三百米处,已经到了原边,向北边原下俯视,陇海铁路、西潼高速、渭河尽在眼底。

  用作国民党的打靶场

  “临解放时,原上原下都有国民党军队。国民党军官队还在我家住过。人家来了自己号房子,看有能住的房子写上号,老百姓惹不下人家,赶快给人家腾。”宋玉乾说。

  宋炳杰回忆,军官队在村南人家后院挖了一条壕,一直通到周幽王陵顶。在陵顶挖了一个大圆坑,陵下四个角还挑了四个小坑。军队在陵上架过机枪。陵西边过去有一条大深壕,叫尚壕,军队还趴到尚壕里往陵上打靶。等军队打完靶,他们这些小孩就到陵上去挑子弹头。军队在陵跟前大圆里埋了很多死亡的官兵。埋人时,在耱或门扇两头拴上绳子,两个人把尸体抬到1米多深的坑跟前,没有棺材,直接埋到坑里。有一次,他在地里挑芨芨菜,听到有人喊叫:“我不死,我还能活。”他抬头见两个人士兵提着一个人腿、胳膊,扔到坑里埋了。

  “国民党军队一听说共产党要来了,两三天就跑完了。”宋玉乾记得,解放军来的时候快收麦了。

  “后来年头多了,幽王陵上下的战壕也塌平了。”宋炳杰说。

  “贼娃子就是朝着金头来的”

  “为这个墓,贼娃子来揭了几回了。”宋炳杰告诉记者。

  宋觉义1994年提前退休回村养老。一天晚上他从陵东边一户回家时走到巷口,看到“周幽王陵”南边包谷地里有一群人。见他走来,从地里走出三个人拿大筒手电照他:“你走你的路,没有事。”宋觉义知道这不是一群好鸟,赶快走了。后来他发现,他家在“幽王陵”南边的玉米地里有许多新土,奇怪这么多土从哪里来的,就在附近到处刨,结果在陵跟前找到一个棚着木板的洞口,洞深七八米。联想到前几天晚上遇到的那群人,他才意识到,那是一群盗墓贼。他们是害怕挖出来的土堆在一处被人发现,把土均匀地撒到玉米行之间。

  曾任过村支书的宋云峰告诉记者,这之后,盗墓贼又来挖了一次,而且放了炮。放炮声大得很,门都响呢,把老百姓都震起来了。因为以前发生过盗墓,所以大家怀疑是盗墓贼干的,就到处寻找。后来想到陵东边那一家屋里没有人,大家就叫房主的哥把院门打开,结果发现后院水井里塞了好多包谷秆。把包谷秆掏上来后,发现井里很多地方被震塌,有盗墓贼丢下的锹、圆锨、桶、绳、手电等东西。盗墓贼是从井下的红苕窖往墓底下打洞。估计盗墓贼给井里塞包谷秆,是为了遮住放炮声。

  “都传埋周幽王时安了个金头。贼娃子就是朝着金头来的。”宋炳杰猜测。

  “看从哪个方面发掘”

  “我村人对盗墓贼恨得很。”宋云峰说 ,平时谁在墓跟前笼火或起土,老百姓都议论:人家坟埋得好好的,你倒起的啥土呀。

  宋家村西南仅数公里外的秦始皇陵和兵马俑热热闹闹,游客川流不息,而“周幽王陵”冷冷清清,甚至在临潼连研究周幽王的人都难找到。宋家村人当然清楚个中原因。“这个冢不是周幽王的。”爱好历史的张换劳说。

  不光这样。“周幽王是失江山皇帝,秦始皇是创业皇帝,当然就不一样了。”宋玉乾认为。

  虽然如此,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关注“周幽王陵”。41岁的宋辽元说:“时而还是有人来参观,有一年还来了几个日本人。” 在区上工作的宋少有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题材,历史的东西,就看从哪个方面发掘。

  “群众希望把周幽王陵开发了,也能让当地群众享受一些啥好处。” 宋觉义说。

  图为宋家村碰死沟,地面上的两个坑,就是传说的为建周幽王陵和褒姒墓的砖瓦窑。

  【戏说陵主】

  “周幽王陵”所在的临潼区代王街道宋家村乃一片,有一个生动的周幽王传说,比《史记》里写的要特色得多。

  周幽王干啥没下数,正事不管,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玩乐泡妞。一次打完猎回到宫里,喊人上茶。一宫女递过热茶。周幽王不经意地瞟咧一眼:“欸——,这手咋长得这么美。”只见那手洁白修长,细嫩如凝脂,色鬼周幽王习惯性地沿着胳膊往上一瞄:“我的爷呀,这脸蛋比手还心疼。”

  周幽王奇怪地问:“你啥时候进宫的?”宫女娇滴滴地把头一扭:“我都进宫好几年咧。”

  “乃我咋没见过呢?”周幽王相见恨晚呀,从此后,和此宫女整天在一达。这个宫女就是褒姒。

  周幽王迷上褒姒,自然把申后打入冷宫。眼看着褒姒狗仗人势欺负人,申后把人家咋不了,积忧成疾。申母听说女子病咧,急忙进宫问候。申后送给母亲一块绸子,里面还夹咧封让父亲解麻缠的信。

  没想到褒姒打发的狗腿子贼眉鼠眼盯着申后。申母出宫时,被截住搜身,搜出咧乃封信。褒姒早就想找申后的麻达,急得跟报丧一样把信交给周幽王,说申后对幽王不满,想造反。幽王炸咧,不光抹咧申后的王后名分,而且撤咧申后所生儿子太子的位位,让褒姒和褒姒生的儿子顶上去。

  这下褒姒得意咧,为咧气申后,当着申后的面,一边撕扯申后给母亲的绸子,一边说:“扯这绸子的声音好听得很么。”

  褒姒虽然长得漂亮,但好像谁欠她一吊钱,成天吊个脸。幽王想:褒姒长得这么美,笑起来可能更心疼,就想逗她笑。一听褒姒说爱听扯绸子声音,周幽王立即派几个宫女专门扯绸子,让褒姒听。扯咧几天,也没见褒姒笑一下。

  乃时候通讯落后,不但没手机,也没固定电话,隔十里、五里建个烟火堆,有咧敌情等啥急事,就是在烟火堆里烧火,靠冒的烟一节节传信,相当后来的加急电报。一天周幽王把褒姒引到骊山上耍,耍着耍着周幽王耍咧个怪,把烟火堆点着咧。四方诸侯以为幽王这有咧麻达,事急慌忙带兵赶来救驾。

  褒姒一看,这货是个二杆子么,国家的重要信号就敢随便点,一下给笑咧。

  周幽王见这能让褒姒笑,连点咧三次烟火堆。由于周幽王在骊山上烽火戏诸侯,宋家村东边一条发源于骊山的河就叫咧戏河。

  见到满头大汗赶来的各路诸侯,虽然周幽王这回说是为咧练兵、下回说是检查大家警惕性,自以为能把人哄瞌睡,可诸侯们不傻,当面没说啥,心里明得跟镜一样。

  后来,敌人真的来咧,幽王赶紧点烟火堆。诸侯们看到高高冒起的烟柱子,心里嘀咕:乃货跟褒姒玩呢,把咱失笼地跑咧几次闲路,这回再不上乃当咧。就是这,诸侯们没招。

  周幽王寡不敌众,被撵得胡窜,最后跑到宋家村原下的坡底张村,看到“上天梯”,以为可以逃到天上,可等他爬到“上天梯”顶,抬头一看,天还高着呢。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周幽王一屁股坐到地上。

  后面的追兵撵到坡底张村,问百姓:“刚才跑的乃货,窜到阿达(哪里)去咧?”

  百姓往“上天梯”上一指:“乃货从这上天咧。”

  追兵爬上“上天梯”,到咧原上,在宋家村南门外抓住周幽王,就地拾掇咧。乃时候,士兵打仗报功,就是把自己杀咧的敌人的头割下来,提着去见军官。所以,周幽王的尸首没头。后来他儿子来埋他的时候,给安咧个金头。

  周幽王被杀后,褒姒扭头往东跑,结果又宽又深的戏河挡住路,想到周幽王已完咧,自己曾经做咧乃么多瞎瞎事,让人抓住咧也没有啥好果子吃,就从戏河岸边一个悬崖上一头栽下去,碰死咧。她碰死的地方是戏河谷一个支沟,因此人把乃支沟叫碰死沟。

 

 

“谁盗墓谁臭”

 

 “周幽王陵”也被否定

  位于临潼区代王街道宋家村的“周幽王陵”,已经传说很久了,清代史傅远纂修的《陕西省临潼县志》就有记载:“周幽王陵在县东北二十五里戏水原上。《两京道里记》: 陵高一丈三尺,周三百步。”

  1991 年出版的《临潼县志》则称:从现场观看其墓,该墓可能是一座汉代无名氏墓,尚待考证。

  陕西省文物局和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编辑的《陕西省帝陵档案》没有将其列入。

  此墓前多年被盗掘后,临潼区博物馆研究员赵康民曾到现场观察。虽然他看到了清代陕西巡抚毕沅立的“周幽王陵” 碑,但盗墓贼挖出来的砖背面有并排的直道纹等特点,因此他认为:此为唐墓,称其为“周幽王陵”是牵强附会的传说。

  “我们没有去做过考古工作,但都认为那不是真的。” 陕西省考古院商周考古部部长岳连建说,西周王陵没有封土,这个墓起码是汉代以后的。

  岐山也曾有过“周幽王陵”

  误传的周幽王陵不止宋家村一处。

  清乾隆31年编辑的《重修凤翔府志》记载:“ 周太王陵:岐阳镇北。春秋致祭。旧志载幽王陵,误。”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92 出版的《岐山县志》称, 周太王墓 在岐山县祝家庄乡岐阳村北。据明代万历年间《岐山县志》记载,周太王陵曾被误传为幽王墓,万历时知县于邦栋始辨正。1972年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前竖立标志碑。墓前有清乾隆43年,即公元1778年所立墓碑一座,上刻陕西巡抚毕沅所题“周太王陵”4字。

  刘去疾盗的谁的墓

  西汉时期有个著名的盗墓贼广川王刘去疾。根据记录西汉杂史的我国古代笔记小说集《西京杂记》,刘去疾曾盗过一座“幽王冢”,该冢“甚高壮……见百余尸纵横相枕藉,皆不朽。唯一男子,余皆女子,或坐或卧,亦犹有立者,衣服形色不异生人。”

  目前普遍认为,此书中的“幽王”,指的就是“周幽王”。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王子今说,应该是指周幽王,那时就一个幽王。

  但根据记者从网上所查,曾有战国时期的楚幽王、西汉时期刘邦的儿子刘友赵幽王。

  西汉时期的广川,在今河北冀县一带。而根据《史记》“杀幽王骊山下”语,周幽王当死在今临潼。当年是否会把周幽王尸体运到河北冀县一带下葬? 王子今认为不会有这种可能。

  西北大学历史学教授韩养民认为,当年刘去疾是在自己的封地盗墓,不可能、也不敢到西汉京城跟前关中来盗墓。

  人们普遍认为《西京杂记》所述西汉之事多不足信。对于它提到的“幽王冢”,到底是讹传的“周幽王冢”,还是指的其他幽王的冢,期待历史学家考证。

  最后的希望破灭

  跑了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一个真正的周朝时期的帝王陵,记者有所不甘,继续搜寻。

  有当代书籍称,周穆王的孙子,也就是周幽王曾祖父的父亲周懿王的陵在兴平,但没有说出具体地址。记者咨询兴平市博物馆馆长马得翼。马得翼因为从未听到过兴平有周懿王陵的说法,专门又查寻了一下后回复记者,周懿王曾经在兴平市阜寨镇南佐村建过都城,现称为犬丘遗址。他们曾经做过文物普查,兴平有传说的古迹都去查了,没有听过有周懿王陵的说法。

  记者从当代书中得到的另一个说法,是东周最后一个帝王周赧王陵在凤翔,也没有提到具体地址。记者先后咨询了凤翔县博物馆馆长郁彩玲 、宝鸡市周原博物馆馆长张亚炜和经营酒店、社交颇广的凤翔县企业家张浩谦,都说从没有听说过凤翔县或其他地方有周赧王陵。

  周人墓葬难道没有讲究

  本来封土的大小,可以显示墓主的身份高低,但有封土却成为排除其为周朝陵墓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门槛。周朝的墓没有封土,其地位、辈分的差异在墓上是怎么体现的?

  已故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杨宽认为,当时奴隶主贵族所实行的是宗族墓葬制,每人按礼制有规定的葬地,等级的差别主要表现在地下墓室之中,包括棺椁的重数和随葬品的配合。

  陕西省考古院研究员张天恩告诉记者, 西周墓一般身份高的在地形高的地方。古代有昭穆制度,“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意思是老爷爷的墓在中间;儿子辈墓叫昭,在父亲墓左前方;孙子辈墓叫穆,在爷爷墓右前方;然后重孙墓再到左,以此类推。这是先秦时期的一个墓葬排列顺序,是经学家的解读,实际上没有严格按这个排列的实例。

  会否被替代

  目前找不到西周王陵的原因,是否是因为被盗,或后代王朝帝王看上了西周王陵的风水,挖了西周王陵,将自己的陵安置那里?

  “周王陵就是被盗,也能通过钻探发现。”曾经专门寻找过西周王陵的张天恩肯定地说。

  “ 现在发现的,只有后代感觉那块地方好,将前代陵平了,在旁边另起一陵,但直接用这个墓圹再埋,我们还没有发现。”曾任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的焦南峰研究员说,后代帝王一般不会用前朝帝王陵位置做自己的陵,史料上也没有用别人墓圹的记载。

  韩养民说,挖别人祖坟,在过去认为是最缺德的事。谁挖了别人的祖坟,首先在社会上就臭了。盗墓者是贼,谁盗谁臭。曹操挖过坟,孙殿英挖过慈禧太后的陵,都臭了,只有军阀、土匪干这事。大家都知道掘墓贼绝不会有好下场,更没有人把先人埋在人家的坟里。保护文物是我国,特别是陕西一个传统文化。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意识,陵早都挖光了,乾陵哪能保存到今天。

  

 

   源自:西安日报


编辑:秦人

三秦游QQ群:
  三秦游群①:3532197 (三秦文化综合群)
  三秦游群②:24288209 (旅游活动群)
  三秦游群③:81817349 (车友、自驾活动群)
  三秦游群④:70760386 (年票专属群)
  三秦游群⑤:146721821 (旅游咨询群)
  三秦游群⑥:82616561 (旅行社合作群)
  三秦游群⑦:93966174 (陕西特产供应商合作群)
  三秦游群⑧:146722047 (投稿群)
  三秦游群⑨:134982308 (摄影作品分享群)

互动平台:
  新浪微博:http://e.weibo.com/sanqinyou
  腾讯微博:http://t.qq.com/sanqinyou
  关注“三秦游”微信号: sanqinyou 用微信,添加朋友,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网站投稿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推广合作 | 合作伙伴
Copyright@2010-2016 三秦游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18966730327